来自 国际 2020-10-14 00:07 的文章

南高加索“火药桶”会被引爆吗?(环球热点)

 

  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一名村民从布满弹孔的墙壁旁经过。
  巴巴耶夫摄(新华社发)

 

  自9月27日以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有主权争议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军事冲突,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进攻。10月10日,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外长在莫斯科发表声明,各方同意自当日12时起在纳卡地区停火。

  然而,一纸协议难消亚阿宿怨。在10日的停火协议生效数分钟后,两国再次爆发冲突,并均称受到对方的攻击。10月11日,阿塞拜疆通讯社及阿国防部发布消息,称阿第二大城市甘贾遭到来自亚美尼亚的炮弹袭击。亚美尼亚方面对此予以否认。

  亚阿冲突持续不断,被称为南高加索“火药桶”的纳卡地区硝烟弥漫,再次引发外界对该地区局势及和平进程的关注与担忧。

  

  宿怨

  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核心关切。近日,阿总统阿利耶夫在接受土耳其国家电视台采访时强硬表态,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的主要目的是实现国家“领土完整”,维护“历史公正”。亚美尼亚方则认为,阿塞拜疆此次发动攻击,是对纳卡地区人民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即不断表露的“独立”意愿的无视。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毗邻亚美尼亚。苏联时期,纳卡为阿塞拜疆的一个自治州,但当地大部分居民为亚美尼亚族人。1988年,纳卡要求并入亚美尼亚,导致该州阿、亚两族爆发冲突。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争夺纳卡曾爆发战争。1994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目前,亚美尼亚裔自治当局掌握对纳卡的实际控制权。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2016年4月,亚阿在纳卡爆发冲突,造成至少200人死亡。今年7月,双方再次在边境地区爆发冲突,造成至少16人死亡。而9月27日起的新一轮冲突,是双方自1994年以来爆发的最激烈战斗,战火甚至蔓延到纳卡以外地区。据路透社10月8日报道,冲突已造成亚阿两国至少400人死亡。

  “‘纳戈尔诺’来源于俄语,意为‘山地’,‘卡拉巴赫’则来源于土耳其语,意为‘黑色花园’。纳卡是一个多元文化与多元民族并存的地区,其归属问题是苏联时期留下的一笔‘糊涂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许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亚阿历史矛盾根深蒂固,双方对主权领土问题均高度敏感;同时,疫情加剧了国内经济问题与社会矛盾,容易激发极端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导致双方历史矛盾的爆发。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向本报记者指出,在疫情影响下,亚阿两国都需要用民族主义加强国家团结和政府治理,此次冲突在发生时间上具有偶然性;但从双方多年来矛盾积累和对抗态度升级、今年以来边境摩擦不断的现实状况来看,此次冲突又具有必然性。

  博弈

  纳卡地区战火又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9月2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呼吁亚阿双方立即停止军事冲突,为当前紧张局势降温并立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俄罗斯、美国、欧盟等也纷纷表态,敦促双方立即停火,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

  “纳卡冲突不仅仅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个国家之间的较量,其背后还有域内外大国博弈的因素。”许涛指出。

  分析人士认为,欧盟正致力于将阿塞拜疆里海天然气经“南部天然气走廊”输送至欧洲,以推动能源来源多样化战略,断然不希望该地区的稳定被破坏,影响其未来能源安全。

  俄罗斯一直积极扮演亚阿冲突主要“调停人”的角色。早在1992年,在俄罗斯的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共同主席国,以协调解决纳卡问题。此番新一轮冲突爆发后,俄外长拉夫罗夫强调,阿亚将在明斯克小组的斡旋下进行“实质性谈判”,以尽快寻找和平解决途径。

  许涛指出,俄罗斯高度重视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亚美尼亚位于俄罗斯西部战略空间地带,不仅加入了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还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是俄罗斯重要的战略伙伴。俄罗斯不会放任纳卡局势失控,使自身外围空间出现不稳定因素。